手机

全国站

热门城市 | 全国 北京 上海 广东

华北地区 |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内蒙古

东北地区 | 辽宁 吉林 黑龙江

华东地区 | 上海 江苏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东

华中地区 | 河南 湖北 湖南

西南地区 | 重庆 四川 贵州 云南 西藏

西北地区 | 陕西 甘肃 青海 宁夏 新疆

华南地区 | 广东 广西 海南

资    源
  • 资    源
当前位置:查字典高考网>高考总复习>备考策略>2019年高考作文预测:先成为锦,再添上花

2019年高考作文预测:先成为锦,再添上花

来自:查字典高考网 2018-10-18

根据以下材料,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

现代奥林匹克之父顾拜旦说:“强健的肌肉是欢乐、活力、镇静和纯洁的源泉。” 鲁迅说:“凡是愚弱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壮,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

世界卫生组织提出,健康包括躯体健康、心理健康、社会适应良好和道德健康四方面。

要求:角度自选;立意自定,题目自拟;除诗歌外,文体自选。

【写作指导】

关注现实,关心社会,关爱自我,从来都是高考作文命题的主旋律。当今社会,人们好像非常关心自己的身体:跑步健身、美容整形、减肥增肌等,不一而足。我们要问的是,你是否从中感受到了欢乐、活力、镇静和纯洁?仅有外在颜值,却无内在涵养,国民素质如何体现?国民体格强壮,但教养不够,如何成为文明强国?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道路上,体格和人格哪个更重要?这道传统的材料作文题,三句话三个观点,选其一或三者兼顾来谈皆可。如果要得高分,可从第三则材料入手,心理健康、社会适应良好、道德健康这三个方面,都可以从小处着手,写出大文章。

方向一:为人类的身体喝彩

自古以来,中国人似乎很少关注和崇拜自己的身体。儒家的“天人合一”也好,道家的“精、气、神”也罢,只是注重人的身体外与内的关系,而对于身体的本身似乎从来没有真正地凝视过。即便到了晚明时期,人们注重的似乎也不过是物欲、色欲、食欲、金钱欲,鲜见对于人体美的追求。而如今,人们似乎很重视人体美,其实那也只不过是看颜值罢了。因此,可以从“强健的肌肉是欢乐、活力、镇静和纯洁的源泉”这句话想开去,谈身体之美,进而指出现代人的健身是为了能在“看脸时代”更好地生存下来,其实并没有真正关注身体本身的美。

方向二:精神健康比身体健康更重要

第二则材料是鲁迅说的一句话。鲁迅弃医从文的故事大家都很熟悉:这句话的背景也不难猜到,鲁迅从学医转而用笔做匕首和投抢,其目的就在于通过“呐喊”,疗愈国民的精神。而这句话,在今天,依然引人深思。如果精神立不起来,依然是病夫。由这句话出发引发议论,不失为一个较佳的立意角度。但如果能结合自己的生活经验,写一篇记叙文或构思小小说,便能胜人一筹。如何构思一个“只关心身体成才而不关心精神发育”的故事,也有向大师致敬的味道。

【优秀作文】:先成为锦,再添上花

人生道路曲折漫长,路旁的风景有时温暖和煦,有时也会风雨交加。在此道路上,我们如何走向未知的前方?

一路坎坷,需要你有足够的体力与能量去突破,当然更需要你精神上的支持。如此,我们才能一步步走向人生的彼岸。

所谓“锦上添花”是也!人世间的风风雨雨,首先需要你强壮的身体去面对。台湾学者陈冠学,在取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之后,毅然辞去教师和编辑的职业,隐居故里,荷锄务农,一粥一饭全靠自己的辛勤劳作,一退就是30年。神奇的是,他用他这30年活出了一个中国的“瓦尔登湖”,有他的大作《田园之秋》一书为证。

若是陈冠学先生没有强劲的体魄,他如何才能锄地务农,如何才能实现自己内心的追求呢?

强壮的体魄固然重要,健康的心灵也是人生的必需品。某报社曾做过一个实验:让一个流浪汉在路上问行人借手机,有些人假装没听见径直走过,有些人竟粗鲁地将流浪汉推开,但还是有些人伸出了援助之手,他们不仅借流浪汉手机,还询问他的生活,问是否还需其他帮助。

他们用健康的心灵诠释着喧嚣中还有尘世之美,给予我们满满的感动!然而,社会上竟有一些人本可以凭借自身强壮的体魄去追求精神和心灵的健康,却不愿意去做,甚为可惜!

当今有一个词语很是流行,叫“拼爹”。那些拼爹的熊孩子虽说拥有强壮的体魄,却没有健康的心灵,开车撞人却毫无愧意,还有些人将纵酒吸毒当作家常便饭,他们硬是亲手将自己健康的身体一步步推向深渊,摧毁着自己的人生。

光有强壮的身体是远远不够的。强壮的身体和健康的心灵,才能舞出人生最曼妙的舞姿。罗梭说:“一个有时间增加他灵魂财富的人才能真正享有闲暇。”

先成为锦,再添上花。人生漫漫,道阻且长,带上精神财富,用你伟岸身躯,走出灿烂人生!

【点评]】

文章用“锦”喻“身体素质”,用“花”喻“精神财富”,借用“锦上添花”的成语含义,谈如何对待发展体格和培育精神的问题,可谓“四两拨千斤”,化平凡为神奇,令人眼睛一亮、击节赞叹。“陈冠学隐居务农”为个别行为,“一些人关爱流浪汉”为普遍现象,用例由“个”到“类”,文章说服力大大增强;“陈冠学隐居务农”、“一些人关爱流浪汉”为正例,“拼爹的熊孩子”为反例,论述由“正”到“反”文章思辨性大大提高。